胡曼斯故事

 

Foto-eerste-duivenhok“一切都开始于我十岁那年,我的父母住在开拓地地区,就是这条大街,我现在仍然住在这里。作为这对年轻勤劳父母唯一的孩子,我经常在房子周围玩耍。我的阁楼到处都是各种小动物,像小鸡、兔子、狗和鸽子。后来我对鸽子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最初仅仅对培育不同羽色的鸽子感兴趣。1981年我便正式加入了凯尔克德里尔赛鸽俱乐部。”

最初参赛时,我从几乎每位俱乐部会员都引进了鸽子。1985年我遇到了长距离冠军杨.铁伦(Jan Theelen),从他那里我得到了最初的2羽长距离鸽。然后我又多次拜访获得更多鸽子,1989年我在他的全舍拍卖会上买到了一些传奇种鸽“510”的子代。
我还到古柏(Kuijpers)兄弟家几次,当然更不必说沙亚(Saya)兄弟,我们就住在一起。我从沙亚兄弟鸽舍引进了12羽“埃布尔” (Abor)的子代。因为我工作繁忙,无法让最优秀赛鸽的实力得到充分发挥,协会比赛成绩还好,但是在地区和全国水平的比赛中表现还不尽如人意。Foto-Jan-10-jaar

1985年我获得所在协会的全能最佳头衔,当时哈利.维瑟(Harry Visser)成为我的第一位赛鸽老师,我对他满怀感激。第二年我开始随肥料公司到世界各地出差,我从中获益匪浅。回来后,我便与父亲一起创建了自己的肥料公司。我的父母对赛鸽没有兴趣,因此在我出差期间,哈利.维瑟便负责管理我的鸽子。

由于自己肥料公司繁忙的工作,我不得不将鸽子放到次要位置。长距离似乎成为花费最少时间也能够取得成绩的最佳比赛级别。我满足于偶尔获得的顶级成绩。哈利尽可能将鸽子养好,我们在一起享受这项运动的快乐。在Bertus de Leeuw喝咖啡,与协会鸽友们聊天。Foto-Jan-en-Jan

不幸的是哈利.维瑟年仅63岁便早早离世,他的好友贺尔曼.范克拉能(Herman van Kraanen )接替了他的工作。而贺尔曼在54岁时去世,他的兄弟基斯.范克拉能(Cees van Kraanen)又帮助了我几年,因此我能够找到整周帮助我打理鸽舍的人。

1997年底,我遇到了柯.迪海德(Cor de Heijde),我立刻便被他的纯血鸽系所吸引。很快我发现我们拥有共同的兴趣,那就是“作育顶级鸽”!经过对自己的鸽子进行严格的汰选之后,我多数鸽子都来自柯.迪海德。第二年我从柯尔那里得到了几轮幼鸽,在秋季进行汰选,这方面赛场比起种鸽舍更加有效。我至今仍然保持着这样的做法,我们之间经常交换鸽子。2009年柯尔鸽舍被盗后,他很高兴仍然能够从我这里找回自己的鸽系。Foto-harry-en-bertus

除了参加800公里以上超长距离比赛外,我还期望能够在中距离和当日归长距离(500-800公里)比赛中取得佳绩。通过肥料公司的一位客户,我与赛鸽大师盖比.凡德纳比取得联系,不久之后我来到他的鸽舍拜访,我立即被这些鸽子的品质和外形所吸引。经过与盖比交谈,我们确定了一些“娇小号”血系高度回血配对,我认为 “娇小号”是最好的鸽系。这些配对的子代被转入我的鸽舍,一年后与我的基础种鸽进行配对。

拜访盖比鸽舍后不久,我便开始不断赢得顶级成绩,尽管我对鸽子的照顾受到繁忙工作的影响。“年轻闪电号”(盖比原舍)从最初就是一羽最佳种鸽,但是我的感觉告诉我如果能够找到一羽特别的雌鸽配对,他可以有更好的表现。在一场杰哈德.考夫曼拍卖会上,我买到了世界名鸽“小迪克”的最后一羽子代,这就是漂亮的“小迪克雌”!后来的结果早已经尽人皆知,这对超级配对作育了“哈利”,一羽绝对的超级鸽。“哈利”的兄弟姐妹作为赛鸽和种鸽都具备无与伦比的品质。Foto-Jan-en-Cor

由于又建造了新的堆肥设施,因此我变得更加忙碌,我找了一些人来帮我每周7天全职管理鸽舍,从2009年开始,皮耶特.布罗德(Piet Broeders)到来,比赛成绩得到很大改善,我们获得了很多NPO前10位成绩,还发现了世界级超级鸽“哈利”。2015年,我们又有了新的团队,马里奥(Mario)主要负责管理赛鸽战队,而克里斯坦(Christian)负责种鸽舍,他们都在我的领导之下,我们团队满怀激情地努力取得顶级成绩并与世界鸽友共享赛鸽运动乐趣。”

凯尔克德里尔,杨.胡曼斯

 

 

 

Laatste nieuws

Eindejaarsklapper

Hooymans Pigeons sluit het...

Agenda

HOOYMANS PIGEONS


Noordbeemderweg 2
5331 LG Kerkdriel

T: +31 (0)612 393 614
info@hooymanspigeons.com